当前位置:精选城 > 写作技巧 > —品《诗经》有感 此生何幸,与子邂逅

—品《诗经》有感 此生何幸,与子邂逅

发布时间:2021-07-24 10:22:10 文章来源:写作技巧作者:薛宸

我心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款款颂诗。

这并不是史书列豪杰功过有几许,却有伊人皓腕素手蹁跹踏水来。这并不是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将人心弦扣,却有征夫与子同袍万丈豪情高。

那年初遇翩若惊鸿,《诗经》便常在我心。人云“《诗经》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‘思无邪”。这是绕梁不绝的先人歌咏,这是袅袅萦绕的古朴颂唱,这是流淌在血脉中的炎黄之歌。

读《诗经》方知情之浓。你眉眼如画,素手轻挑指间茶菁掉,却恰与我相遇,翩若惊鸿影。良辰美景,与你相逢,于是我吟唱:“野有蔓草,零露溥兮。有美一个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”你蓦然回首,媚眼如波,娇羞一笑,恰如“世间情动,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,碎冰碰壁当啷响”。很久之后,我被征召,纳入军伍,即将远征,归期未定。临行前,我们立下誓言: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可再后来,却变成了任你思念烧成灰,却只能独守空房深闺,我金戈铁马却只能长眠于战场漫漫黄沙。

读《诗经》方知思妇怨。我情深,如干柴烈火,一发不可收拾。而你却抛弃我,留我一人心头恨。我好恨啊!夜不能寐。我的感情一转再转,却始终不懂自己是爱还是恨。只有在我啜泣“曀曀其阴,虺虺其雷。寤言不寐,愿言则怀”时,窗外风雷大作,恍然间思绪翻涌,才明白“世间情劫,不过三九黑瓦黄连鲜,糖心落低苦作言”。

读《诗经》方知离人苦。我离开家乡时,门前垂柳尚枝丫依依,颇为可人。但在我历经喜悲霜雪,涉过沧海桑田归乡时,却是雪舞漫天,更添一份愁。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。”我唱出了隐匿在心底的悲伤,那悲伤,又恰如“谁能亨鱼?溉之釜鬵。谁将西归?怀之好音”。那是归途中的我,偶遇故人,他发已衰白,风尘覆盖,我却盼他回转向西时向家里报个平安。

是啊,家中有亲人,有父母。

读《诗经》方晓养育恩。“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。凯风自南,吹彼棘薪,母氏圣善,我无令人。”我咏叹父母的辛劳,却自愧不能奉养安慰。此恨仿若“言我方欲报是德,而昊天无罔极,降此鞠凶,使我不得终养也” 。南山险峻,风彻骨凉,我愿挥斥八极,横扫八荒,只愿你们“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,如南山之寿,不骞不崩。如松柏之茂,无不尔或承”。

读《诗经》方知爱国情。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。”宁可金戈铁马,枕戈黄沙,也要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,与子偕行”。哪里还怕死!为祖国,我们可以同仇敌忾,视死如归!

读《诗经》胜读史。此处不产一物,唯有百姓平凡情。诵遍《诗经》,仿佛于那个一將功成万骨枯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时代,在菩提之下悟了千年,看透了那纯真年代人们对美好的向往与追求。黄粱梦醒,枕边书依旧,只是已泛黄。

是我心越过雨雪其雱,奔向《诗经》大雅背后。

注:“世间情动,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,碎冰碰壁当啷响。”“世间情劫,不过三九黑瓦黄莲鲜,糖心落低苦作言。”二句出自《穆桂英挂帅》。

【上一篇】:自媒体与文化输出【下一篇】:不曾错过的“美”
Copyright © www.4t9.com 1998-2020  All Rights Reserved  版权所有:作文精选城

本站内容为网友投稿,如有不妥请联系我们.邮箱: @qq.com

Processed in 2021-03-25 04:28:55,Rss,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