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具型产品遭遇困境

  支付宝不死的社交之心;美图迟来的上市;猎豹移动艰难转型做内容;UC也涉足做内容……工具型产品,就是在这座互联网围城中的一只只困兽。变现看不到新途径,转型的坎坷却让他们望而却步。如果大家不亲自跳进工具型产品领域,你很难明白移动互联网时代下,我们工具型产品从业人员的焦虑。 
  我个人把工具型产品的困境分为三类: 
  第一类,以豌豆荚、墨迹天气为代表的厂商挤压型。 
  豌豆荚以前为什么发力移动搜索、内容转型,一方面源于BAT加入应用商店竞争,另一方面源于厂商预装功能压迫。 
  你也会发现,用户越来越偏向于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。应用商店、日历、天气等基本功能,竞争门槛极低,手机厂商捎带手就能解决大众最普遍需求,而且还能符合用户预期的满足,所以这几类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处境越发艰难,豌豆荚只能投靠阿里寻求庇护。 
  其他系统预装应用领域的创业公司处境也会越发艰难,被迫转型或者干脆猝死。 
  第二类,以美图、大姨吗为代表的变现困难型。 
  面向C端的工具型产品变现都非常困难,一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没有像PC时代有成熟的变现模式;二是中国付费环境恶劣,C端用户付费意愿太差。 
  付费意愿太差导致的结果就是变现能力和用户规模不成正相关:用户规模增大,变现规模不一定随之扩大。更为悲惨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增长放缓趋于存量市场,单个用户获取成本直线上升,造成的结果是连对VC鼓吹的用户规模、增长速度等数据都在放缓,进一步加剧工具型产品困境。 
  第三类,以支付宝、UC浏览器为代表的被趋势碾压型。 
  支付宝、UC浏览器这类产品其实最惨,前两类还都能清楚知道竞争对手是谁,还都有转型、存活的机会,但是支付宝、UC浏览器是被趋势碾压,面对的是社交支付、用户获取资讯分散的移动时代趋势。他们如果不改变连存活的余地都没有。 
  所以,你会看到支付宝社区化、UC浏览器资讯化,这其实和产品边界、产品体验没多大关系,他们都懂,但不能不做。 
  工具型产品是有原罪的,原罪在于“用户认知”:支付宝就是支付工具、墨迹天气就是天气应用。工具型产品在前期相对更低成本的获取用户,但是到用户规模相对恒定的时候,却突然尴尬地发现:变现能力和用户规模根本不成比例。 
  这个痛苦王小川提出得最早。王小川坚持认为,工具类产品要产生价值,就不能只是工具,而是要提供服务。这个观点他承认是来自于对搜狗输入法的反思——这样一个拥有庞大用户量和不错黏性与活跃度的产品,但在过去创造的商业价值却与之非常不匹配。 
  确实,你不进来亲自做工具产品,你不亲自想工具变现路径,真的非常难以理解“面对规模巨大的用户却无法变现甚至持续亏损”的痛苦。另外,没服务过C端用户、没做过C端用户变现你也很难真正体会中国付费环境到底有多么艰难。 
  从优酷、陌陌的财报也能侧面了解中国用户付费环境的恶劣:内容消费性、社交性产品的用户付费意愿要远远超过工具型产品,但是会员收入依然无法支撑财报。有时候免费模式是营销利器,但也可能成为工具型产品的盈利门槛,让多数工具产品难以发展。 
  如果你浏览一下,就可以发现用户抱怨最多的产品类型就是工具。工具型产品难以突破用户认知,像美图、美柚等聚集特定人群的产品做社区还有一定的用户基础,而后通过电商、广告模式变现,但是印象笔记的商业路途堪称坎坷。尤其是那些与To B服务没有交集的产品,更是没了一个变现尝试途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