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知的商业世界对我们并不友好

  在富二代和资本的冲击下,他们时刻保持着清醒。 
  他花四年时间读了一个电竞大学,最终以世界冠军的成绩毕业。 
  他在自传中解读自己的名字:没有李嘉诚那么富有,也不像纪晓岚那么多才,更没有许海峰的传奇人生。他只是在不到30岁时选择退役,现任钛度科技CEO。 
  他叫李晓峰,业内无人不知。他是这次我们聚焦人群的代表——电竞人转型创业。  
  世界冠军和游戏外设 
  李晓峰,这个名字即使放在今天,公众知晓程度依旧不高。说起Sky,许多人才意识到他是电竞世界冠军。12月7日,上海,李晓峰办公室的桌上摆满了鼠标和键盘。这些鼠标和键盘有一个共同点,都出自钛度科技。 
  在那个拨号上网的年代,李晓峰的人生是被“游戏”改变的。如果故事改写,他可能是个小镇诊所的医生。 
  2003年,李晓峰开始当职业选手。那一年的11月18日,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中国数字体育平台启动仪式。仪式上,国家体育总局宣布将电子竞技定为“第99个正式体育运动项目”。 
  也正是这一年,李曉峰的父母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儿子。当时CCTV5开播了一档《电子竞技世界》节目,对WCG进行了全程报道。 
  多年后,著名主持人段暄在怀念《电子竞技世界》时说:“那是一档好节目,跟游戏有关,跟体育有关,跟产业有关,更重要的,跟青年、跟激情、跟活力有关。” 
  2005、2006两年,李晓峰拿了WCG世界总决赛冠军。从此,世界电子竞技圈没有人不知道中国有个Sky。 
  2014年,李晓峰选择退役创业。 
  客观来说,世界冠军这个头衔在他寻找投资的过程中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。  
  因为你是Sky,投资人可能会见你一面,会把你的项目多看几遍,但最终还要回归现实。再到Pre-A和A轮,个人魅力越往后面影响越小。 
  李晓峰是“过气明星”吗? 
  在最有消费力和消费冲动的90后群体里,李晓峰的粉丝其实不多。翻看他的微博,大约有100多万的关注,而数据显示,大多数还是集中在85后年龄段。 
  这就是电竞本身的残酷。篮球明星,就算过了几十年,哪怕之后涌现再多的天才,哪怕规则都变了,巨星仍然是巨星。很多人没看过迈克尔·乔丹一场比赛,但都知道他是传奇。讽刺的是,无论是足球还是篮球运动,在英文中也都是“game(游戏)”。 
  资本的涌入,让电竞行业进入了一个浮躁的怪圈。 
  李晓峰没有像其他退役的电竞选手一样开直播、开淘宝店来创业,而是依托自身的品牌号召力,做起了游戏外设的开发。 
  最好的时候,李晓峰没有进入校园而是选择了电竞,这也增加了他创业的未知性。开发游戏外设,如果做好了,这是个普适性的领域,可以面向任何游戏。 
  然而究竟有多少人愿意买单? 
  尤其是游戏外设本身就是面向小众电竞圈的小众产品,无法让那些不以游戏为主消费者群体买单,这一点可以说是专注也可以说是闭塞。更重要的是,自己的粉丝已经不再是主要的消费群体。 
  硬件创业,很多初创型硬件公司在供应链端都会吃亏。变身创业者,李晓峰最大的感触是过去每天和游戏打交道,现在每天和供应商打交道。开始的时候,李晓峰和合伙人考察了深圳、东莞、珠海基本上所有在做鼠标、键盘的工厂。 
  未来,李晓峰想把钛度做成游戏硬件领域的耐克,但目前从创始人角度看,它更像李宁。 
  女性和职业俱乐部 
  行业内信奉一句话,“电竞”是属于男性的,女性只能靠边站。 
  潘婕却在30岁的时候成了中国电竞行业最成功的女性创业者——LGD电竞俱乐部和VPGAME的创始合伙人。 
  1986年生人、毕业于美术学院的她从大学开始就显得和其他女生有些不一样。室友在逛街的时候,潘婕在设计网站——当时她是好几个网站的站长;室友在追剧的时候,潘婕在打《魔兽争霸3》——她热衷于这款竞技性极强的游戏,最初一个人打电脑,从简单难度打到疯狂难度,最后去对战平台找真人打。她说如果自己是男生,说不定就是第二个Sky。 
  2011年,潘婕在LGD俱乐部做兼职经理,负责团队的日常活动和制定未来规划,遇上那时俱乐部发生重大变动,投资人选择撤资,俱乐部选手纷纷离队。 
  她不想放弃,于是接下了“烂摊子”。 
  接手俱乐部后潘婕四处拉赞助,联系电竞选手,和他们商讨工资、签订合同,定制战队服装。她一手将濒临解散的俱乐部重新拉了回来,并逐渐走上正轨。 
  作为第一代电竞人,潘婕没有吃到最大的红利。外貌姣好的她选择以一个创业者的身份站在幕后。创业过程中,潘婕每一步都像是在摸着石头过河,在这个领域没有前人的借鉴,完全是在“不明天气的日子里”横冲直撞。 
  “天气”如今依旧有着层层迷雾。 
  虽然国内电竞俱乐部初具规模,但大部分仍未能实现盈利。没有人愿意去投一个不赚钱的项目。从目前国内几家顶尖的俱乐部来看,许多电竞投资人完全是出于对电竞的热爱而投资,他们在决定注资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通过电竞来赚钱。 
  目前电竞俱乐部主要的盈利方式有三种,奖金、赞助和衍生品收入。潘婕在思考如何有效地利用俱乐部选手的粉丝效应来达到变现。 
  主持人和内容“提供商” 
  从原本的主持解说到如今的创业者,海涛显得很享受:“创业者站得更高,面临的挑战更多,我自己喜欢挑战,也享受挑战。” 
  第一次见到海涛是在今年的10月。当时他以ImbaTV联合创始人及演讲嘉宾的身份参加了创业邦(微信搜索:ichuangyebang)的活动。
  最近一次见海涛是在他上海的家中。前一天他刚在美国解说完DOTA2波士顿特锦赛,接受采访时他还在调时差。 
  ImbaTV有六个创始人,他们是海涛(周凌翔)、BBC(张宏圣)、117(沈伟荣)、83(吴仲宇)、小马(梁若冰)、妖魔(张哲晞)。 
  2014年对于海涛和其他五人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一年,网络直播产业“战火四起”,江湖流传着“得内容者得天下”的传说。 
  六人当时受限于国有体制无法大展拳脚,选择在2014年离开游戏风云,合伙创办了ImbaTV。 
  “Imba”是游戏里的说法,意思是“厉害到变态”。 
  无论时代怎么变化,好的内容永远都是稀缺的。ImbaTV对自身的定位很清晰,他们只做内容“提供商”。六个合伙人对自己的定位也十分明确: 
  海涛和BBC是ImbaTV的两张“门面”。电竞圈有许多主持人,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粉丝,但海涛和BBC这两张“门面”和其他主持人的本质区别在于商业的感觉和成熟度,而商业的感觉和成熟度非常重要,尤其在电竞行业。 
  妖魔和117是ImbaTV的后方保证。作为前游戏风云的COO和赛事总监,他们俩可以保证项目初期运行阶段的内部管理和一定的收入规模。游戏风云此前的收入拓展、团队管控、业务条线和G联赛,对应核心分别是妖魔、117、83和小马。 
  这个团队的构成让ImbaTV在创业之初的冷启动上的风险小了非常多。 
  机遇往往伴随着风险。随着政策的指引,资本纷纷进军电竞行业。迎着扑面而来的资本大浪,海涛等人没有被冲昏头。ImbaTV在今年拒絕了一家公司1亿人民币的投资,理由是对方的一些行为给他们带来了不安全感,这种感觉是他们不能忍受的。 
  他们宁可安全地走,也不想冒险去冲。 
  作为内容方,无论是ImbaTV还是其他在电竞行业的企业,都存在着内容直接变现较弱的问题——注意,是“直接”变现。认识到这一问题后,ImbaTV开始与直播方进行合作,在目前大热的直播平台上播放他们的内容。 
  北大博士和数据服务 
  徐宁和其他人有一点区别,创业前他不是电竞行业的从业者。 
  Max+的办公室最近刚刚搬到望京SOHO,Logo墙还没来得及做。徐宁告诉创业邦(微信搜索:ichuangyebang),中国大部分的电竞公司都在上海,Max+的团队在北京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做产品。 
  好好做产品,是徐宁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 
  从小学到高中,徐宁是个不折不扣的电竞爱好者。他打过《星际争霸》《魔兽争霸3》,参加过电竞比赛,也拿过一些名次。 
  热爱电竞,却没有沉迷其中。依靠优异的成绩徐宁被保送北京大学,开始了硕博连读之路。 
  2013年,徐宁接触到《DOTA2》这款游戏,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。 
  徐宁曾经做过大数据分析和挖掘,当时的《DOTA2》开放了游戏数据API接口,他就把数据下载下来自己研究。 
  那时他只是觉得好玩儿,后来发现,通过研究数据,自己打游戏的水平明显变高了。 
  是不是可以利用数据做点什么? 
  最早徐宁做了Max+的网站版本,在上面用户可以查到游戏的所有历史数据,网站刚上线就吸引了2万多的用户。这件事让徐宁坚定了把兴趣和事业合二为一的想法。 
  2014年,徐宁开始创业。朋友向他推荐了投资人吴世春,聊了半个多小时,吴世春当天就将头款打到了徐宁的账上。拿到投资后,徐宁和他的团队顺势开发出了Max+的App版本。 
  运营起来的数据才真的有价值。 
  迄今为止,徐宁和他的团队做了许多尝试,利用线上H5分享的模式,他们将用户的游戏数据以故事化的形式呈现出来,刺激用户的分享欲望。 
  Max+合伙人黄志松告诉创业邦(微信搜索:ichuangyebang),迄今为止效果最好的一次活动带来了超过40万的用户增长。目前Max+的日活为60万,用户总量达到400万。 
  作为数据方,徐宁自己有一套和厂商打交道的策略:Max+可以和更多的游戏厂商进行合作,共同开发和维护API,同时利用聚集起来的大批硬核玩家,也可以为游戏厂商提供推广渠道。 
  感性和理性 
  无论是“科班”出身的李晓峰还是“半路出家”的徐宁,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对电竞有着特殊的情感。相比其他短平快的致富手段,他们选择了一条看似顺畅,其实充满不确定因素的道路。 
  一切都是源于这股子劲儿。 
  难以想象,“情怀”是这群已经融资千万的电竞人创业的原因之一。如今已过而立的他们,聊起自己和电竞的故事,嘴角的一丝骄傲让他们看上去更像是个孩子。伴随电竞成长十多年,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个行业需要什么而自己又能做什么。 
  时至今日,这些创业者和他们的公司都已渐渐步入正轨。电竞这几年经过一阵猛烈的上升期后,发展速度已逐渐趋于平缓。“不倒翁”经历了十多年的大起大落,即将迎来最好的时代。 
  从感性出发,电竞很残酷。它不是逃避现实的跳板,也不是赚钱的工具,要获得更多,意味着要付出更多。电竞并不是只有鲜花和掌声,这里同样也遍布荆棘、充满坎坷,甚至更残酷。没有足够的忍耐力,一切都是徒劳。 
  理性看待,与其他行业相比,电竞具有超强的产业链黏合性——拥有最年轻最具有消费力的群体。电竞的发展将促进综合产业的发展,抓住了电竞用户意味着抓住了最年轻的消费群体,抓住了未来。传统行业纷纷互联网化,每个人都会看到其中的价值。 
  每个行业都需要抓住未来。 
  2016年大公司是如何推动电竞产业的 
  3月30日,阿里体育旗下电子体育事业部正式亮相,宣布启动原创电竞赛事WESG。 
  5月21日,乐视体育宣布与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A达成战略合作,宣告进军电竞行业。 
  8月9日,小米互娱公布移动电竞战略,成立电竞事业部。 
  11月16日,苏宁聚力传媒(PPTV)收购龙珠直播,正式进军电竞。 
  12月9日,腾讯互动正式对外发布“腾讯电竞”子品牌。 
  12月16日,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办的“2016首届CHINA TOP·国家杯电子竞技大赛”拉开帷幕。 
  2016年的电竞相关政策 
  2016年4月15日,国家发改委《关于印发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行动方案的通知》 
  在通知的第27小项中,明确提出“开展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”。 
  2016年7月13日,国家体育总局《体育产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 
  规划提出,以冰雪、山地户外、水上、汽摩、航空、电竞等运动项目为重点,引导具有消费引领性的健身休闲项目发展。 
  2016年9月6日,教育部《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(专科)专业目录》 
  该名录增补了13个专业,其中包括“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”。 
  2016年9月18日,文化部26号文件 
  文件提出:鼓励游戏游艺设备生产企业积极引入体感、多维特效、虚拟现实、增强现实等技术;支持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和地方各级行业协会、生产企业、娱乐场所等合力打造区域性、全国性乃至国际性游戏游艺竞技赛事,带动行业发展;全面放开游戏游艺设备的生产和销售,全面取消游艺娱乐场所总量和布局要求。 
  2016年10月14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 
  会议指出,要出台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指导意见,因地制宜发展冰雪、山地、水上、汽摩、航空等户外运动和电子竞技等。